+廢墟的庭院+

關於部落格
  • 21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瓶邪.二環]吳三省的憂鬱(EG)+







 

吳三省現在非常憂鬱,雙腿不知該繼續踏向前方還剩100公尺的7-11還是該任由本能馬上龜縮回家門。

外頭星光閃耀明月高掛無風沒雨雖然時鐘正指著半夜零時整,但他大老爺一個也不怕半夜被人怎樣更別提遇上那會讓高中小女孩尖叫的飄飄什麼的,畢竟他連人家飄飄的老家都不知道翻了多少間了。
打從十分鐘前,他的眼皮就不停的跳,跳的活像夏威夷熱情的草裙舞女郎似的半刻也停不了,人家是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但他兩個眼皮同頻跳算什麼?更別提他剛走到一半時鞋帶居然莫名其妙的斷成兩截,他娘的還是兩雙鞋的鞋帶一起詢情共奔黃泉路,而就在他低頭死盯著他鞋帶發愣時,一隻黑貓冷不防的由一旁竄出硬生生的將他在路上順手買來準備帶回家當宵夜的炒魚干袋子叼走。

大兇!絕對是大兇!雖然吳三省不信鬼神,但接連而來的巧合終於讓他下定決心退守家門,就在他腳尖兒準備呈180度迴轉打道回府時,一個淡然的聲音喚住了他。
夜間不知何時漫起了大霧,隱隱約約整齊如同行兵的腳步聲由身後傳來,一個淡定又熟悉的嗓音鑽入耳裡。
「吳三省。」淡定的眼神淡定的聲線,不就是那道上鼎鼎有名的啞巴張嗎?
「不是約明天才下地嗎怎……幹!娘的那是啥鬼!!」吳三省一聽是老熟人的聲音下意識的安下心轉身回話,但在瞄見站在張走靈身後一整排的長馬臉青銅甲後整個人像是見了吳家老二一樣臉色發青的往後一彈。
「陰兵。」倒斗一哥好心的給個回答。
「他娘的我當然知道是陰兵但為啥陰兵會出現在這他不是該死的該在雲頂天宮的青銅門裡嗎!!」老狐狸臉黑的跟鍋底有得拼。
「……借來提親。」也許該讓他們換上大紅的喜服會比較合適?
「你他娘的見鬼提誰的親…等等,該不會是……」吳三省腦子一抽,腦內開始走馬燈的呈現盜墓筆記裡1~7集裡的各種瓶邪糟糕點(?),更別提現在張小哥可是跟大侄子住在一起。
「讓吳邪入我張家籍。」悶油瓶淡定依舊。
入我張家籍入我張家籍入我張家籍入我張家籍入我張家籍入我張家籍這幾個大字如同立體音在吳三省耳邊迴響迴響再迴響,而眼中張起靈那付淡定樣入吳三省眼中也成了『你家大侄子守了26年的貞操已經被我奪走』的表情。
「這是聘禮。」張起靈由懷中拿出一只白布巾,打開裡面是一對品質價值年份都沒話說的龍鳳雙珮。
但吳三省目光卻不是落在那對珍貴的龍鳳雙珮上,而是在那只包著玉珮的白布上。
方淨、平整、布角上還繡了隻粉黃可愛的小雞,但偏偏那只布中間卻染上一小塊血漬?
張起靈隨著吳三省的目光一起落在那一小塊血漬上,淡定依舊的面攤回答,「那是吳邪的,還有吳邪他屁股痛明天我和他都不下地。」毫無轉化的超.直線球打的吳三省鼻青眼腫。

他娘的這年頭的年青人是怎麼回事?把人家大侄子開了苞還流行用白布沾血拿來人家長輩家來證明?重點大侄子又不是女孩子這個落紅布又是怎麼回事?
雖然現吳三省原解連環不是吳家人也沒流吳家血,但不知道是不是跟大侄子混太久或者被吳老二欺壓太久,連帶吳家的好傳統『腦內風雲』也學了個十足十,現在吳三省大腦已經自動把妄想模式開到lv10,想著月黑風高他家大侄子該不會被張小哥給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給搞的下不了床不止流下了不甘的男兒淚還被捅的連落紅都有了(?)
一腦補想到自家大侄子現下可能正流著眼淚咬著背角可憐兮兮的扶著腰縮的像縮蝦米的在自家床上默默流淚,在看看眼前意氣風發神采飛揚的張家小哥時,他大老實在眼想大吼『我不同意我不會把我家大侄子嫁出去』。

張起靈看著吳三省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多段式變化,眉頭一挑,身後的陰兵門齊齊向前踏了一步,瞬間把吳三省的勇氣給踏了回去。
吳三省在內心流淚的看著張起靈背後的馬臉軍團,只能扯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下聘應該找小邪的父母吧?怎找來我這叔身上?」
「因為我只認識你。」簡直有夠理直氣壯,「收不收?」背後的長馬臉又逼近一步。
「我收我收我收,小邪就交給你了。」頂多收了不認帳,被逼的沒辦法的老狐狸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盤。
「嗯,那吳邪的父母那邊就交給你了,找時間我會再帶吳邪回張家樓去入祖籍。」倒斗一哥滿意的從懷中拿出一只錄音筆在吳三省面前一晃,擺明是有備而來。

已經石化的吳三省只有默默的目送張家小哥帶著馬臉軍團如同潮水般的退去,過了良久才猛然想到,大侄子入了張家籍=兩個男人=生不出孩子=吳家絕後了?

「啊啊啊啊啊!!大哥會殺了我的!!」夜半的哀嚎引來半夜路人的咒罵聲。


至於了卻一番心事的張家小哥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了小老闆家,默默的撿著地上沾滿血漬的衛生紙。
「還好?」悶大俠坐在床邊輕撫著小老闆冒著冷汗的額頭,看著他慘白的臉色關心的問。
「還不都你害的…」小老闆有氣無力的攤軟在床上,腰還不時抽著抽著,難以啟齒的部位也是火辣辣的疼。
「是你自找的。」張起靈脫下靴,鑽進背窩中將小老闆抱個緊實。
「誰叫你的倒個傳說中的麻辣鍋湯底回來,害我拉的整個快虛脫還補到鼻血流不停。」吳邪調了調位子,鑽進張起靈的懷裡。
「我沒叫你吃。」就知道他好奇心太重。
「才一小湯匙而已……」誰知道就那一小湯匙讓他拉的小菊花都快變向日葵了。
「睡吧,你三叔那邊我已經說過了。」本來還想著提完親今日就可以洞房的,沒想到小老闆連不下斗都可以闖禍。

就這樣吳小老闆因禍得福的先逃過了原本將被開苞的一夜(?),但日後會不會被玩的更猛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當晚潘子接到他家最最最敬愛的三爺半夜打來的電話,說要他找個沒人知道的斗跟他去私奔(?)住一輩子,潘忠犬當場淚流滿面連聲道是當天清晨就開著小花跟著自家主子藏到不知名的古墓裡的渡蜜月(自稱)了。

但聽說隔天清晨吳家裡魔王二白兄在收到自己老弟寄來的陳情信(?),先是皮肉不笑的撕毀那封萬言書,然後發揮大魔王的本領在三天內就將自以為躲的天衣無縫的吳三省還有忠犬護主的潘子給挖出來帶回家這也是後話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