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廢墟的庭院+
關於部落格
  • 219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最強的忍者+

今天的木葉之里還是一樣和平,但在忍術學院的一角,孩子們開始他們小小的爭執。

 

爭吵的源頭,是某個孩子無意間提出的疑問。

 

『你們認為木葉之里最強的忍者是誰呢?』

 

像是將小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漣漪開始擴散開來。

因為每個孩子心裡都有不同的答案因而爭吵了起來。

 

「最強的忍者當然是特別上忍-森乃伊比喜了,他身上有那麼多傷疤,光看就覺得很痛。」小小的忍者用著敬畏的語氣提出,對他來說,身上的疤越多,就代表那個人越強。

「傷多又不代表最強!!說到最強的忍者,當然不可不提木葉之里的女強人-夕日紅和御手洗紅豆了!!」一個女孩用著崇拜的語氣說出心中的英雌,美麗有實力又充滿個性的女忍者往往是女孩們所憧憬的對象。

「才不是呢!!我的指導老師猿飛阿斯瑪才是最棒的忍者!!上次我們出任務時遇到野生熊的襲擊,阿斯瑪老師一拳就讓那隻野獸乖乖馴服了呢!」阿斯瑪指導的下忍揮舞著手臂誇耀著自己的老師。

「你確定那些熊不是看到同類所以才馴服的嗎?」一個穿著入時的女孩冷哼一聲,「最強的忍者當然是年紀輕輕就率暗部,身為火影大人旁邊的第一助手宇智波佐助了!!啊啊啊~佐助大人真是又帥又強啊!!」雙手合十,眼中帶著夢幻的神采,長相俊美的佐助可說是木葉之里女學生們的夢中情人。

「不不,我覺得最強的忍者應該是木葉之里的第一技師-寫輪眼卡卡西才對!!旗木卡卡西可說是木葉之里的驕傲呢!!」另一個男學生提出另一個在木葉之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字。

「什麼跟什麼嘛!!最強的忍者應該是現任的火影-旋渦嗚人才對!!歷任的火影就是由村中最強的忍者擔任才對!!!」

 

 

孩子們彼此都不肯各讓一步,彼此都堅持著自己口中的忍者才是最棒的強者,不知由誰提出『就親眼看看誰才是最強的忍者』這句話,孩子們最後決定親眼看看對方口中的忍者有多了不起,最後再來評鑑最強的忍者是誰。

 

於是,小小的下忍們開始了他們小小的冒險了。

 

 

 

 

 

走廊-

「看!那就是森乃伊比喜老師了。」小小的下忍指著快步走在走道上的人影興奮的道。

「嗯….看起來的確很強的樣子。」看著伊比喜臉上可怕的傷疤,眾人在心裡嚥下了口水。

「咦?停下腳步了?他在和誰聊天啊?」其中的一個學生好奇的問。

「是伊魯卡老師?伊魯卡老師認識伊比喜老師嗎?」其中一個被伊魯卡教導過的學生訝異的道,在他的印象中,伊魯卡是個很和善的教師,不像是會和這麼可怕的人扯上關係的人。

 

「伊魯卡。」看著眼前和善的臉孔,平時嚴肅的表情不由自主的軟化了下來。

「是伊比喜上忍啊?有什麼事嗎?」手中抱著大量的文件,但伊魯卡沒有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依然友善的對著眼前高大的特別上忍微笑。

「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眉毛抖了一下,鮮然想到連忍耐力超強的伊比喜也無法忍耐的事情。

「如果我幫的上忙的話我很樂意。」仍是一派和善的笑容。

「可以拜託…..」臉色突然一變,像是見到貓的老鼠,「我先走一步了,下次再談!!」就這麼丟下一句,立即消失在伊魯卡面前。

 

「沒想到伊比喜老師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其中學生目瞪口呆的道。

「不知道是誰來了?」能讓忍耐力極強的伊比喜露出這樣的表情,想必是個很可怕的對手?

 

「伊魯卡老師~」一個驚急風的身影手上提著三層的大便當盒衝到伊魯卡面前,那正是學生口中的三大女強人之一-御手洗紅豆。

「你有看到伊比喜嗎?」就像獵食中的貓兒,雙眼閃著異采的問著眼前的中忍教師。

「找伊比喜上忍有事嗎?」伊魯卡看了眼紅豆手中的超級大便當,露出明了的眼神,他大概猜出伊比喜想拜託的事情了。

「當然是給他送便當了!」提起喜歡的人,平時急燥的女忍者露出了戀愛中的小女孩該有的神情。

「你瞧!」像是獻寶一樣,打開手中的便當盒。

「紅豆丸子、草莓大福、花生麻薯、甜的烤仙貝、人型燒……對了~我還有準備甜的紅豆湯哦!!」紅豆興奮的細數著便當盒中的料理。

 

「全是甜點?」難怪伊比喜會想逃,誰會把甜點當正餐吃的,當然,眼前這個甜食中毒者除外。

「因為很好吃嘛!!」紅豆蓋起便當盒,理所當然的道。

「紅豆妳可以考慮換個菜單。」直接了當的薦議。

「你的意思是說甜食不好?」瞇起眼睛,身上散發出詭異的殺氣。

「不,只是考慮到對方畢竟常常出任危險的任務,如果不考慮飲食均衡的話,可能會在任務途中發生體力不支的現象。」伊魯卡仍在微笑,對紅豆身上的危險氣息視而不見,「妳也不希望伊比喜上忍出任務時發生這種情況吧?」

 

「是這樣啊….」紅豆有些洩氣的看著手中的便當盒,想到這幾天見到伊比喜的時候他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有點精神不濟(因為被逼著吃了一星期的甜食午餐)。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教妳一些簡單又有營養的菜肴,相信伊比喜上忍一定會很高興的收下妳的便當的。」伊魯卡看著紅豆洩氣的表情有些不忍的補上一句。

「真的可以嗎?」紅豆興奮的握住伊魯卡的手問道,雖然甜點的事情有些可惜,但她更希望能看到伊比喜高興的臉孔。

「當然可以。」看著紅豆小失落的臉孔,伊魯卡大概猜的出來紅豆心裡的想法,「如果妳在飯後附上『適量』的食點的話,我想伊比喜上忍會更高興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了~伊魯卡老師~」想到不用捨棄最愛的甜點,紅豆又恢復平常活力十足的模樣,「對了~這個就給你吧!」將手中的甜點便當塞入伊魯卡抱在懷裡的文件堆裡。

「可以嗎?」伊魯卡訝異的看著被硬塞來的甜點便當。

「就當做是你教我做菜的回報吧~」紅豆笑了笑,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

伊魯卡只是笑了笑,等等拿給接待所的同仁們當茶點好了。

 

「你看到了嗎?伊魯卡老師踩到那個『魔女』的逆鱗還能全身而退耶!!」魔女是學生給紅豆的別稱,因為她的個性說變就變,被她教導過的學生自然吃過不少苦頭,而所謂的『逆鱗』指的就是甜點,熱愛甜點的紅豆是絕不允許任何人對甜食不敬的。

「不過更讓人訝異的是紅豆老師喜歡的人居然是伊比喜老師。」因為兩個都有虐待傾向所以才會湊一對嗎?

「走了那麼久也餓了,要不要先到食堂吃個飯再續繼啊?」其中一個下忍提議。

「贊成!!」畢竟只是孩子,『吃』對他們的誘惑力也不小。

 

 

食堂-

 

「你看!是阿斯瑪老師耶!!」一個學生眼尖的看著坐在角落位置的高大上忍。

「他旁邊坐的是…..伊魯卡老師?」另一個學生發現了旁邊眼熟的身影。

「伊魯卡老師認識的人還真多啊….」其中一個學生若有所思的道。

 

 

「難得會在這裡看到你啊~平時不都自己帶便當嗎?」阿斯瑪懶洋洋的攤在椅子上,對著對面的伊魯卡打聲招呼。

以『節省』出名的伊魯卡會出現在食堂確實不尋常。

 

「今天起的比較晚。」伊魯卡笑著回答。

「打算吃些什麼呢?」阿斯瑪無聊的翻著菜單問道。

「拉麵。」好吃又宜便。

「那我也….」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旁邊男人們的驚嘆聲給蓋過了。

 

「紅耶~是紅老師耶!!」其中一個女學生興奮的指著走進食堂的女忍者,那正是美豔動人的夕日紅大美人,美麗的臉孔,魔鬼的身材,木葉之里的夕日紅是許多男人的夢想,而這個男人們的夢想正踩著一貫修雅的步伐往阿斯瑪的方向前進,手上還提著一個小布包。

 

「阿斯瑪,我給你送便當來了。」揚起魅惑的笑容,手臂習慣性的勾上阿斯瑪的頸項,前手中的小布包移到阿斯瑪眼前晃了晃。

「謝、謝謝……」和平常人的反應不太一樣,阿斯瑪的笑容看起來有點勉強。

「這是我親手做的,要吃乾淨哦!」下意識的叮嚀,視線轉向伊魯卡。

「伊魯卡老師,等等你也可以嚐嚐看,多虧了你的指導,我對這次的作品可是很有信心哦!」紅再度微笑,和平常豔麗的笑容有些不同,帶著些許害羞,就像是期待著老師讚許的孩子一樣。

「我會期待的,相信阿斯瑪也是。」伊魯卡微笑不變的回答。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等會見吧~」紅在阿斯瑪的臉頰上留下一吻,背對著食堂男士們心碎的神情離去。

 

 

「我能不能不吃啊….」阿斯瑪盯著手中的布包皺眉。

「你想吃紅的拳頭嗎?」伊魯卡微笑的看著眼前煩惱中的大熊。

….我吃。」嘆了口氣,還是屈服了。

打開便當蓋的同時,阿斯瑪整個人都呆掉了,這團黑黑的玩意是啥啊?

「應該是可樂餅吧?」伊魯卡口氣不確定的道。

「吃了不會死人嗎?」阿斯瑪重嘆一口氣,吸了口煙吞雲吐霧。

「這裡面可是有紅老師的愛呢….還有,吃飯時不要抽煙。」伊魯卡皺著眉動手將阿斯瑪嘴上叼的煙搶過熄滅。

「我正在為我的生命安全煩惱不吸煙我靜不下來。」對伊魯卡的舉動沒有生氣,只是由懷中拿出香煙打算再度點燃。

「如果你以後還想吃半生不熟或燒焦的食物你可以再續繼抽下去。」伊魯卡笑的異常和善的道,言下之意就是『你再抽下去我就不幫你指正紅作菜的技巧』。

大熊的手一僵,恨恨的低咒一聲,將手中的煙給熄掉。

「我現在才發現微笑的背後居然隱藏了如此邪面的一面。」拿出筷子戳著便當中的可樂餅,阿斯瑪恨恨的道。

 

「我只是想給彼此一個乾淨的飲食環境了。」接過服務生送來的拉麵,伊魯卡笑了笑回答。

 

「你的麵看起來好好吃啊….」阿斯瑪認命的咬著口中的硬塊,邊看著伊魯卡面前冒著熱氣的拉麵。

「放心紅總有一天會做出讓你滿意的便當的。」雖然那天也許很遙遠?

 

「會有那天嗎?」阿斯瑪有些絕望的問道。

….至少裡面的內餡是熟的吧?上次我看紅做可樂餅時裡頭可是半生不熟的。」這是伊魯卡僅想的出來的安慰。

「也許吧」嘆著氣的大熊也只能低頭啃掉紅的愛妻便當了。

 

 

…..伊魯卡老師居然威脅阿斯瑪老師?」一個學生揉了揉眼,懷疑是自己看錯了,中忍威脅上忍耶?第一次看到。

「而且紅老師似乎很尊敬伊魯卡老師?」那種不安像是等老師誇講的表情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伊魯卡老師真的只是個普通中忍嗎?』這是學生們一至的想法。

 

 

 

接待所-

 

伊魯卡一如往常的處理著文件,揚著陽光般的笑容對著每個進入接待所的人們微笑,但他沒發現,自己已經成為孩子們的新目標。

孩子們躲在角落裡,偷偷的觀查著伊魯卡。

 

「伊魯卡老師的人面好廣哦….」其中一個學生發出嘆息,幾乎每個進入接待所的人都會對著伊魯卡打聲招呼,當然伊魯卡笑著給予一朵溫暖的笑容。

「無論上忍、中忍下忍或是來委託的人們似乎都很喜歡伊魯卡老師…..」這是另一個學生觀查後的心得。

 

不過他很能理解這種心情,面對溫柔又體貼的伊魯卡老師,誰都會下意識放下心防,想要讓那人露出那令人心暖的微笑。

「咦?等等,有人進來了….那是寫輪眼卡卡西。」女學生發現一個貓背的身影像遊魂似的飄了進來。

「那就是寫輪眼卡卡西嗎?」雖然弓著貓背,踩著懶散的步伐,但依然感覺得出他身邊圍繞著不易親近的冷然,銀髮閃耀著漂亮的光澤,臉上被口布遮住,左眼也被護額蓋住,只露出一隻眼,但由臉的輪廓看來,應該長的不錯。

「咦?人消失了?」一名女學生驚呼,視線裡的上忍突然消失在空氣中。

 

遠方也傳來了碰撞聲。

 

「伊魯卡老師~~vv」冷然盡散,學生眼裡被眾人尊敬的寫輪眼卡卡西用著驚人的速度往伊魯卡的方向衝了過去,張大雙臂就是一抱。

 

白煙冒起,卡卡西懷裡抱到的不是心愛的伊魯卡,而是一隻海豚玩偶。

 

『嘖!替身術!伊魯卡的身手越來越好了。』卡卡西低唸了幾句,轉頭看著出現在離他十步遠地方的伊魯卡。

「旗木卡卡西,我不是說不要在我工作時來打擾我嗎?」隱約可以聽到伊魯卡的磨牙聲。

在卡卡西不分日夜的奇襲與偷襲下,伊魯卡的身手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戰鬥力也許還比不上正規的上忍,但論逃脫術、瞬身術與替身術也許稱的上木葉第一了。

「伊魯卡老師好冷淡哦…..我可以任務一結束就衝過來找你呢….那麼久沒見面了你不想我嗎?」卡卡西像是隻被主人責斥的大狗,低下頭哀怨的道,還不時偷瞄伊魯卡的表情。

看著卡卡西的怨婦臉,伊魯卡只能無奈的嘆息,主動走近卡卡西,安撫性的摸摸卡卡西的頭,都已經這麼大的一個人了,怎麼個性還和小孩子沒兩樣?

「歡迎回來,任務辛苦了。」

「我回來了。」一把抱住伊魯卡,卡卡西露出滿足的笑容。

「在大家面前別這樣….」被卡卡西扯住懷裡的伊魯卡紅著臉想要掙脫。

「都老夫老妻了有什麼好害羞的。」卡卡西不以為意的抱的更緊,變本加厲的在伊魯卡臉上偷了個吻。

 

「哎呀….這麼熱情真讓人羨慕啊…..

「年輕人就是不一樣。」

 

「你們續繼別在意我們這些外人啊!」

早就知道兩人關係的同事們笑著打趣。

 

「誰跟你老夫老妻了!給我放手!」伊魯卡聽他們這麼說,臉更是紅的可以煎蛋了。

看著伊魯卡害羞的表情,卡卡西更不想放手。

『伊魯卡臉紅的模樣好可愛哦~』這是卡卡西內心的想法。

不過卡卡西逍遙沒多久,破壞氣氛的阻礎者就出現了。

 

戴著奇特獸面具與披著斗篷的暗部突然出現在接待所,瞬間,整個接待所安靜了下來。

 

「是暗部耶!!我第一次看到說!!」學生們像是看到珍奇異獸的看著木葉之里傳說中的暗部。

 

「不過暗部出現在接待所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也有學生不安的猜測著。

 

載著面具的暗部們看不出表情,只是魚貫的走到卡卡西面前。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緊鎖著懷中掙扎的伊魯卡,卡卡西微瞇著右眼,語氣冷然的問道,身上也不客氣的散發出令人畏懼的殺氣。

 

「您不該擅自跑出來的,請跟我們回去。」暗部們也被卡卡西驚人的殺氣震住,但責任感讓他們忍住想轉身離開的衝動。

 

「我說過了我沒什麼!」卡卡西皺著眉回應。

「卡卡西…..你該不會…..」陰森森的語調由卡卡西的懷裡傳出。

「沒、沒什麼…..」看著伊魯卡冷下來的臉,卡卡西驚慌的否認,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有問題…..』伊魯卡不信任的掃了卡卡西一眼,實際行動遠比雙眼觀察快,再加上某上忍之前的不良記錄…..伊魯卡發揮『雙手萬能』這句格言的定義,直接在卡卡西身上摸索了起來。

「喂喂~別亂摸啊!我可是會害羞的!」卡卡西急的滿頭大汗,想阻止伊魯卡的行動又怕伊魯卡生氣,只能像根木頭不敢亂動。

『全木葉臉皮最厚的男人會害羞?會這麼說那就更有問題了!』伊魯卡在心中冷笑,在一陣摸索後,在卡卡西的腹側感受到一股溼意,染上指尖的是一抹鮮紅。

「旗木卡卡西!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什麼!!」伊魯卡凝著臉將指上的血紅移到卡卡西面前。

「不就是點小傷…..」眼神開始亂飄。

「才不是小傷呢!!您可是流了一堆血在醫部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旁邊的暗部不滿的插嘴,隨即被卡卡西狠瞪一眼而閉嘴。

「旗.木.卡.卡.西!!」伊魯卡幾乎是咬牙的唸出這個名字。

「真的只是小傷而已,是他們太大驚小怪了!!」卡卡西縮縮脖子小小聲的道。

「是嗎?」伊魯卡冷哼了一聲,掀開了卡卡西的上衣,瞪著腹間已被血液染紅的的厚紗布冷笑。

「只是看起來誇張了點,其實沒那麼嚴重!」還在垂死掙扎。

「是嗎?」毫不客氣的往傷口用力一壓,看的旁邊的暗部直冒冷汗。

「真的不痛?」微笑。

「不痛….」才怪,某上忍臉色蒼白,猛冒冷汗,但嘴巴還是一樣硬的很。

「我給你兩條路走,一條是自己乖乖給我回醫院休養,二是把你打昏讓暗部把你抬回去休息,你要選哪一條?」聽出伊魯卡語氣中的冷然,認識伊魯卡的人都知道,眼前溫和的中忍真的生氣了。

「有沒有第三條路可選啊?」可惜某上忍依然學不乖。

「有,你留在這裡,然後我們之間的關係一刀兩斷,以後你叫我我都不回應、看到你也當成沒看見、你放在我家的東西我會全清到垃圾筒裡,然後我馬上找個好女人結婚,寄紅色炸彈氣死你。」伊魯卡聲音毫無起伏的道,語氣裡的認真讓人不敢輕視。

「啊啊啊!!我回去我回去我立刻就回去!!」某上忍抱著頭慘叫。

 

上忍vs中忍的結果,上忍慘敗。

看著卡卡西垂著肩膀像是戰敗的喪家犬一樣走向暗部,伊魯卡也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份了點。

 

小跑步的跑到卡卡西身邊,主動在卡卡西臉頰留下一吻。

「等下班後我再去看你,要好好養傷別讓我擔心了。」伊魯卡紅著臉看著卡卡西小小聲的說。

前一刻還垂頭喪氣的男人此刻笑的像個呆子一樣猛點頭。

『害羞的伊魯卡主動親他耶~~』光是這點就可以讓卡卡西傻笑上半天了。

「謝謝您的協助。」為首的暗部感激的向伊魯卡行了個禮,畢竟卡卡西之前的行為真的讓他們傷透腦筋了。

就在眾人的注目下,暗部們帶著傻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