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廢墟的庭院+
關於部落格
  • 218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初吻落誰家+

初吻落誰家-1

 

「呼……呼……累死了!卡卡西老師!你想累死我們嗎……」

嗚人無力的癱軟在地,吐著長長的舌頭不住喘息,氣若游絲的向明顯反常的卡卡西抱怨。 

「嗚人……不可以對老師無禮哦!」

『可惡!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真是○▲&◎☆』←小櫻內心的真實世界

就算內心咒罵的半死,但小櫻保持著完美的面具。

 

「……呼……」連冷靜的佐助都臉色泛著可怕的死白。

 


「再跑一百圈。」卡卡西的看著抱怨不已的嗚人,冷冷的丟下一句,視線轉回手中的愛書-『親熱天堂』身上。

「咦咦咦?不要啦!!會死人的啦!!」嗚人不住的抱怨。

「跑。」佐助拉住嗚人的手,不著痕跡的阻止嗚人不知死活的舉動。

雖然卡卡西隱藏的很好,但佐助還是感覺得出來,卡卡西正處於極端的憤怒狀態,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自找死路的去掃颱風尾。

「我不行了……」小櫻無力的軟倒在地。

「老師!休息一下吧!」嗚人甩開佐助的手,像隻小狗般的跑到小櫻身邊,而小櫻則是偷偷的用眼角餘光偷瞄著佐助。

佐助若有所失的緊握空盪的掌手,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但隨及又將情緒藏起,回復面無表情。

「算了,解散。」卡卡西掃了三人小組一眼,冷冷的丟下一句。

 

 

將手中的書收好,席地而坐,隨手折下一隻小樹枝在沙地上亂畫了起來,但卡卡西的心思早已遠遠的飄向昨日…… 

 

「伊魯卡老師……我喜歡你……」情不自禁的吻上眼前不知所措的伊魯卡,舌,滑過潔白的齒,糾纏上死命躲閃的舌。

「嗚……嗯……」像小狗般的嗚咽由伊魯卡唇中傳出,純黑的眸染上淺淺的水霧,健康的膚色染上醉人的緋紅。

 

滿意伊魯卡所表氣現出來的反應,卡卡西吻的更深、更投入,直到伊魯卡喘不過氣死命搥打卡卡西時才不捨的鬆口。

 

「呼呼……」耳畔,傳來的是伊魯卡老師誘人的喘息聲。

「伊魯卡老師……你喜歡我嗎?」卡卡西靠在伊魯卡耳邊輕問。

「我……」

「喜歡我嗎?」舌尖,親暱的舔吻著伊魯卡的耳垂,引來伊魯卡陣陣的輕顫。

「喜歡……」蚊吶般的細語由伊魯卡口中傳出。

卡卡西愉悅的勾起一抹微笑,隨口又問。

「我是第一個吻你的人嗎?」

「……不是。」沉默片刻,伊魯卡吐出一個讓卡卡西石化的答案。

 

 

『伊魯卡老師那柔嫩可口誘人又美味的唇居然被別的男人給碰過了,不可原諒!!!!伊魯卡老師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

卡卡西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身邊圍繞著明顯的殺氣,掌心一收,小樹枝立刻掉裂落地,而沙地上寫著滿滿的『殺了奪走伊魯卡老師初吻的阻礙者』等等意義不明的字樣。

 

 卡卡西知道,伊魯卡老師是不會告訴他那個『該死的男人』是誰,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由三人小組身上下手……

  

 


卡卡西首先找上了神經最粗,而且很好騙的嗚人,卡卡西以有錢的背景做為後盾(?),大方的開出『一樂』拉麵吃到飽的優渥條件,說服嗚人去幫他問出伊魯卡老師的初吻對象是誰,雖然嗚人滿腦子疑問,但為了拉麵還是答應了卡卡西。

 


但光是找粗線條的嗚人恐怕不保險,卡卡西又找上了小櫻……

 

 

「卡卡西老師,為什麼我要幫你問伊魯卡老師的初吻對象是誰啊?」小櫻一臉疑惑的看著眼中閃著異彩(?)的卡卡西問道。

「……幫我忙的話,下次修行的話,我可以安排妳和佐助一組。」卡卡西沒有回答小櫻的問題,直接丟出誘餌。

『但只是“同組”哦!不代表沒有其它成員會加入』卡卡西在心中暗暗的想著。

「成交!」小櫻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最後,卡卡西找上了佐助……

 

 

「初吻對象……卡卡西老師……問出那個人後你想做什麼?」佐助冷靜的看著卡卡西問道。

「殺了他。」一瞬間,卡卡西的表情變的十分殘酷,但馬上又變回原本不正經的模樣。

「………」佐助一臉呆滯的看著卡卡西,顯然被卡卡西突然流露出來的殺氣給震住了。

 

兩人之間維持了一段長時間的沉默。

 

「開玩笑的啦!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呢?」卡卡西打破沉默,開玩笑般的澄清。

『這種事卡卡西老師絕對做的出來的……』佐助在心中暗想。

 

「幫不幫忙?」

「……我……」

「你喜歡嗚人吧?」

「你!!」像是被探知心中最沉處的秘密,佐助猛然震了一下。

「看來,我們都喜歡上同類型的人了。」卡卡西搖了搖頭,對佐助深表同情,同樣都喜歡上遲鈍到人神共憤的類型是很辛苦的。

「……」佐助不發一語,但緊握的拳流露出些許的情緒。

「如果不說出口,那小子一輩子都不會明白的哦!」

「你想說什麼?」佐助深沉的看著卡卡西問。

「現在我是你們的上司。」

「然後?」

「我的權限很大,可以幫你和嗚人製造機會。」

「條件就是問出伊魯卡老師的初吻對象?」

「如何?」

「成交!」 


為了拉麵!!!

佐助!我一定要得到你!!!

嗚人……該怎麼做你才會明白我的心意呢??

伊魯卡!!你的唇只能烙上我的氣息,誰膽敢碰我心愛的伊魯卡老師一根寒毛者,殺.無.赦!!!


在眾多詭異的心思下,『伊魯卡的初吻對象追尋大作戰』正式開打!

 

初吻落誰家-2

 

 

職員室-

 

「呼…..累死了…..工作終於做完了…..幸好有你幫忙…佐助、小櫻。」依魯卡將最後一份文件批閱完成,搥搥發酸僵硬的肩膀,臉上有著藏不住的疲憊,目光轉向一旁幫忙整理文件的佐助與小櫻,眼中有著滿滿的欣慰。

 

「沒什麼沒什麼!偶爾也要幫幫老師的忙嘛!」小櫻笑盈盈的將手中的文件分類放入木櫃,看的出來心情很好。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佐助!真是太幸運了!!!』←小櫻的內心世界

 

「……嗯。」佐助應了聲,看著依魯卡的笑顏,又將目光轉向一臉興奮的小櫻,沉默的低下頭繼續整理文件。

 

『為什麼小櫻會出現在這裡!這樣我要怎麼向依魯卡老師套話啊!』佐助在心中叫苦連天。

 

「依魯卡老師……」小櫻突然靠到依魯卡身邊。

「嗯?有事嗎?」依魯卡笑容依舊,目光溫和的看著自己疼愛的學生。

「這……我……」看著依魯卡笑容,小櫻不由自主的心虛了起來。

 

『這樣問會不會很失禮啊?這些日子來依魯卡老師雖然對誰都很好,但卻也沒有和哪位女性特別親近過,說不定以前依魯卡老師也有過段深刻的戀情,因為不得已的因素和所愛的人分開,所以打算終身不婚(?),為那心愛的初戀情人……』←純小櫻內心世界的過度妄想(?)

 

「小、小櫻?」依魯卡不知所措的看著神情複雜的小櫻,不懂小櫻為什麼要用那種又同情又感傷的眼神盯著他不放。

 

『可是我也想和佐助在一起啊……可是……依魯卡老師人那麼好,勾起他那內心深處的傷痕……依魯卡老師一定會很傷心的……』←正值青春年華的美少女小櫻,莫名的陷入完全不存在的奇妙妄想中。

 

現場陷入奇妙的脆異沉默中

 

 

「依魯卡老師~!依魯卡老師~!」一道魯莽的黃色身影闖入,打破了一室沉靜。

「嗚人?你來啦?」依魯卡習慣性的張開雙臂,任由那道黃色的身影闖入懷中。

 

『可惡!又是嗚人!難得能和佐助單獨相處的說!』小櫻在內心狂吼著。

 

「咦?小櫻?妳也來啦?啊啊?!為什麼連佐助都在?!」一看到心上人,嗚人又像隻小狗一樣轉到小櫻身邊。

 

「沒大腦的笨蛋。」低沉的嗓音中帶著絲絲的不滿。

 

礙眼、討厭。

為什麼那明亮的笑顏總是在轉向他時轉眼消逝。

不滿、妒嫉。

像是滿溢了水的瓶子,在心中滿出。

不由自主的,傷人的話語已經吐出口。

 

「可惡!你這個高傲……嗚……小櫻,妳為什麼打我?」嗚人眼中閃過一絲受傷的情緒,隨即又用不滿的大叫掩飾那份傷悲,但馬上被小櫻的鐵拳打散了接下來的話。

「你本來就笨嘛!對不對?佐助?」

「我哪裡比不上佐助了嘛!」

「全都……」

 

佐助不由自主的別過臉,不願再看小櫻與嗚人打鬧的場面。

他,捕捉到嗚人眼中的悲傷,但是,說出口的話,已經收不回,莫名的不滿,讓他拉不下臉道歉,千言萬語,只能盡往心中吞下。

 

 

「難得三個人聚在一起,老師請你們到『一樂』吃拉麵吧!」依魯依笑著臉道。

「耶~老師人最好了!」個性最直接的嗚人將快樂直接表現在臉上,拉著依魯卡的手直轉圈。

「……老師。」佐助神色複雜的看著依魯卡。

「有事嗎?」伊魯卡揉著嗚人的亂髮,看著欲言又止的佐助。

「月底到了。」

「然後呢?」

「你還有錢嗎?」最理智的佐助提出最實際的問題-畢竟伊魯卡的貧窮(?)是眾所皆知的。

 


伊魯卡臉上一片錯愕

 

嗚人也停下興奮的腳步

 

小櫻一臉癡迷的看著佐助

 

佐助認真嚴肅的看著伊魯卡

 

現場再度陷入一片沉默

 

 

良久良久

 

「不介意的話……到我家吃飯吧……至少……家裡還有材料。」

 伊魯卡的苦笑為這片沉默做了結尾。

看著伊魯卡的表情,佐助在心中得到了答案。

 

『不愧是師徒……某方面脫線的個性還真像……』佐助的眼神看伊魯卡與嗚人身上轉來轉去,在心中下了結論。

 

「伊魯卡老師~~~」

「只要佐助不在意的話我無所謂。」

「老師……你也許該好好計劃如何善用手邊的金錢了。」

 

嗚人不滿的叫喊聲,佐助無奈的嘆息聲,小櫻癡迷的眼光下,決定了吃飯地點。

 

『人那麼多……我要怎麼問出口啊?』佐助煩惱的看著伊魯卡,目光又轉向嗚人。

『算了,難得能與嗚人和平相處……以後找機會再問就好了。』雙眼,緊盯著那抹黃色的身影,一刻,也不願離開。

 

『嗚嗚嗚……我的拉麵啊……』嗚人,還在為他的『一樂』拉麵哭泣中。

 

『怎麼辦怎麼辦……要怎麼對伊魯卡老師開口才不會傷到伊魯卡老師呢……』小櫻,還陷在煩惱的漩渦中。

『咦?等等,和佐助一起到伊魯卡老師家吃飯!那、那不就等於『約會』嗎~vvv』小櫻由煩惱的游渦中脫離,改陷入妄想的世界中。

 

『奇怪……今天佐助和小櫻怎麼怪怪的啊?看嗚人的表情,大概因為沒吃到拉麵在傷心吧……嗚……我怎麼那麼窮啊……』伊魯卡老師,為自己的貧窮感到悲哀。 

懷著不同的心思,師徒四人,往伊魯卡家中移動。 

初吻落誰家-3

 

 

伊魯卡才剛踏入大門,一抹銀色的黑影立刻撲了上來。

「喵~~」一隻大的貓跳入伊魯卡懷中,粗糙的舌頭在依魯卡臉上舔個不停。

「等、等等,小卡,別這樣!」依魯卡死命的推著往他臉上靠的貓頭。

 

「貓?」小櫻迷惑的看著巴在伊魯卡身上的大貓,伊魯卡的薪水連養活自己都很困難了,怎麼會自找死路的再養一隻吃白食的貓呢?

 

那隻被叫作『小卡』的大貓,有著美麗的銀白色毛皮,一雙閃著美麗色澤的陰陽眼,特別是左眼,泛著如血般美麗的豔紅,可惜左眼上有道長長的疤痕劃過,破壞了美感,但整體而言,『小卡』還是隻很漂亮的大貓。

 

「好奇怪的貓哦!」嗚人盯著掛在伊魯卡身上的貓直瞧,不賞臉的大笑。

「喵!!」貓兒那雙美麗的眼中泛著殺氣,瞪著嗚人發出低沉的警告聲。

「……」佐助不發一語,只是盯著大貓直瞧。

 

 『奇怪……怎麼看都覺得這隻貓像『某人』,也許是多心了吧?』佐助皺著眉頭暗想。

 


伊魯卡拿了條毛巾擦臉,順便將死巴在他身上的小卡給“抓”了下來。

 『奇怪,小卡最近怎麼越來越黏人了,而且舔人的方法也越來越色情(?)了。』伊魯卡擦著臉思索,但看著佐助呆滯的表情,天生的『母愛』讓伊魯卡把內心的疑惑丟到一旁。

 

「佐助?怎麼了?」伊魯卡一臉擔心的看著佐助。

「沒、沒什麼……」

 


「是嗎……你們先到客廳坐一會兒好了,我先去煮麵了。」

「老師!我要吃麵!還有料要放多一點哦!」嗚人不安份的跳來跳去。

「好、好,小櫻、佐助,你們要吃什麼?」伊魯卡臉上帶著寵溺的笑容,伸手揉揉嗚人的亂髮,轉頭又問閒在一旁的兩人。

「我……隨便。」

「佐助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嗚……小櫻……」

 

伊魯卡看著吵吵鬧鬧的三人,笑了笑,沒說什麼,轉身進廚房了。

 


 

伊魯卡家客廳-

 

「小卡,來~」小櫻由包包中拿出小魚乾,打算餵貓。

「喵。」小卡只是無聊的看了小櫻一眼,隨即又趴下身子,甩著尾巴,和剛才的熱情大不相同,擺明就是不理人。

 

『可惡的臭貓啊!!居然無視於我的存在!!』←小櫻的內心世界。

 

「討厭的貓。」嗚人啃著擺在客廳桌上的花生米,悶悶的道。

 

『以前伊魯卡老師家只有我一個人住過說……現在居然又多了隻貓……討厭!』嗚人小孩子心性的生著悶氣。

 

「喵……」小卡懶懶的看了嗚人一眼,挑釁的意味濃厚。

「可惡!」嗚人輕易的被激怒,猛然站起身子。

「咦?怎麼了?」伊魯卡端著麵由廚房走出來。

 

「伊魯卡老師……咦?這個味道是……拉麵!!是拉麵耶!!」神經特粗的嗚人,氣來的快,去的也快,馬上就忘了自己剛才還和隻貓在計較,快速的坐到椅子上,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伊魯卡手中的拉麵。

 

「真是的,小櫻、佐助,一起來吃麵吧~」伊魯卡將手中的麵一一放在桌上,對著小櫻和佐助招手。

 


 

「小心,別燙著了。」伊魯卡微笑的看著嗚人心急的夾口麵送入嘴裡。

「呼呼~好燙哦!」嗚人吐著舌頭喊燙。

「老師……那隻貓……會吃拉麵?」小櫻目瞪口呆的看著伊魯卡端出個放著拉麵的小盤子,放置在地上,而那隻原本窩在地上不理人的貓,先是熱情無比的在伊魯卡腳邊磨蹭了半天,才慢慢的享用起小盤子上的拉麵。

 

「貓吃拉麵很奇怪嗎?」嗚人由熱氣蒸騰的麵碗中抬頭,眼中滿是疑惑。

「一般來說……貓是不吃燙的食物的。」佐助瞇著眼看著那隻吃著拉麵的貓。

 

「當初我也嚇一跳說,買貓食給他吃,他也不吃,還一直搶我碗中的食物,後來我乾脆做飯時多做一份給他吃了。」伊魯卡撫著小卡銀白的毛皮,笑著道。

 

「老師,為什麼你會養貓呢?」小櫻好奇的問。

「啊?該怎麼說呢?我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他的,那時他腳好像受傷了,所以就帶他回來了……」

「受傷?他過受傷啊?」

『這麼兇的貓也會受傷啊?』←小櫻的內心世界。

「看不太出來吧?其實他的傷已經好了,可是他好像不想走,所以就讓他住了下來了……」

 

「老師……」沉默的佐助突然開口。

「嗯?」

「你的薪水養的起他嗎?」佐助一開口就是重點,雖然話很傷人。

「……說來也奇怪……自從養了小卡之後就常常有意外之財進帳。」伊魯卡臉上滿是疑惑。

「意外之財?」

「就是莫名其妙的中獎之類的……托那些意外之財的福,才養的起小卡,也許小卡是隻招財貓哦!」

 

『真的是“意外之財”嗎?』佐助深思的看著舒服窩在伊魯卡懷中的大貓。

「老師~為什麼要叫他『小卡』啊?我覺得叫『魚板』比較好聽耶!」嗚人手中的筷子在空中揮舞,發表他的感想。

「你們不覺得……他很像卡卡西老師嗎?」伊魯卡微笑的道。

小卡則在聽到伊魯卡說的話後明顯一僵,但又隨及恢復正常。

 

「咦咦?像那個不良教師?嗯嗯,真的很像耶~」嗚人認真的看著小卡用力的點頭。

「嗯嗯……特別是那條疤。」小櫻指著小卡的左眼道。

「真得很像『卡卡西』老師啊……」佐助特別加重語氣,若有所指的道。

 

小卡突然轉頭,若有所思的看著佐助……

 

 

「謝謝招待,我先回去了。」小櫻禮貌的向伊魯卡揮手道別。

 

『現在問初吻的事情好像不太好,雖然有點可惜,但還是把機會留到下一次吧。』←小櫻的內心世界。

 

「佐助、嗚人。」

「嗯?」

「要不要在這裡住一晚啊?」

「老師!為什麼連佐助也……」

「我……」

「沒關係,就住一晚吧?」伊魯卡微笑的看著佐助,心裡明白,佐助和嗚人一樣,都是寂寞的孩子,回到家中,看著空盪盪的房子,一定很難受。

「……」佐助無言的點頭。

初吻落誰家-4

 

 

「伊魯卡老師~洗澡水我已經放好了!我們一起洗澡吧~」嗚人撲向才剛到客房撲好棉被的伊魯卡,笑咪咪的道。

「喵!!!」原本懶懶睡臥在暖爐旁的小卡一聽到嗚人的話,立刻發出憤怒的叫聲,全身的毛髮警戒的全豎了起來。

「咳咳!」坐在暖爐旁喝茶的佐助則被嗚人的驚人之語嚇的嗆到。

『怎麼可以呢!!嗚人的身體我都還沒看過說!!』←不明的內心世界

 

「佐助?你怎麼了?」伊魯卡擔心的輕拍佐助的背脊,為佐助順順氣。

「真是的……連喝個茶都會……」嗚人不滿的在一旁細細唸。

「真糟糕……衣服髒掉了……」伊魯卡皺著眉看著佐助領口。

「嗚人,我餐具還沒洗完呢……不如……你和佐助先洗好了!佐助、嗚人,我先拿我的衣服給你們換好了,不介意吧?」伊魯卡微笑的道。

「咦咦咦?為什麼我要和這傢伙一起洗!?」嗚人在一旁鬼叫。


『和嗚人一起洗澡和嗚人一起洗澡和嗚人一起洗澡(以上重覆無限多次)』佐助腦海中不斷的迴響著這幾句話。


「嗚人,佐助是你的伙伴,要和伙伴好好相處才可以哦!」伊魯卡難得歛起笑容,沉著臉對嗚人說教。

「嗚……我知道了……伊魯卡老師……」雖然滿心不甘,但嗚人還是點頭同意。

「好了,快去洗澡吧!換洗的衣物我等一下再幫你們拿進去。」伊魯卡笑咪咪的看著兩個疼愛的學生,雖然不明白只不過是洗個澡為什麼佐助會一臉凝重,如臨生死大關。

 

 

浴室-

嗚人脫去身上的衣服,出乎意料乖巧的將衣服折好,放置在一旁。


「熱水熱水!」光裸的嗚人一馬當先的跳入浴盆中,激起不小的水花。

「……」佐助僵在一旁,眼睛不知該往哪兒擺。

「佐助?你愣在那裡做什麼啊?」被溫暖的熱氣包圍,嗚人臉上染上誘人的粉紅,顯的十分可愛。

「我……」困難的吞下口水,怕一洗之下就洗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龜毛的傢伙!」嗚人由浴盆中爬出,一步步的走向佐助。

「做、做什麼啊?」佐助呼吸困難的看著全身光裸的嗚人。

「脫.衣.服.啊!不脫衣服怎麼洗澡啊!」

『奇怪,佐助怎麼會問這麼白癡的問題啊?』嗚人在心中百思不解,完全沒發現佐助的百般掙扎。

「我、我自己脫就好了,不用你雞婆!」佐助拍掉嗚人伸來的手,轉過身去努力維持已快崩潰的冷靜。

「好心沒好報,快點洗啦!別給伊魯卡老師添麻煩哦!」嗚人嘟著嘴收回被佐助拍開的手,又爬回浴盆享受熱水的溫暖。

『再任你鬧下去,不出事才怪……』佐助在心中苦笑。

 


佐助慢條斯理的脫去衣物,露出白晰的身軀。

「佐助!你……」嗚人有些訝異的看著佐助身上的陳年舊傷,心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但粗神精的嗚人並沒有對那絲情感多加深思。

「訓練時留下來的。」佐助淡然的道。

為了打倒那個人,這些傷,值得。

佐助將衣物放置好,跟著泡入溫暖的熱水中。

嗚人有些迷惑的看著佐助,在白霧瀰漫的水氣中,眼前的佐助,似乎和平常有點不同。

「笨蛋,一直看著我做什麼?」佐助突然冒出了一聲。

「很痛嗎?」嗚人撫著佐助背上一道長長的疤痕問道。

『不知為何……總覺得今天的佐助有總莫名的熟悉感……』

即使在外人的眼中,一個是忍者學校的天才,另一個則是忍者學校中的萬年吊車尾,天與地的差別,理應該說,不會有太大的交集。

但誰又料想的到,差異如此巨大的兩人,在某方面卻又相似的可以。

孤獨、寂寞,回到家中,打開房門,迎接自己的是空無一人的房間,受了傷,生了病,在最脆弱的時候,沒有人陪在身邊,無論是快樂或悲傷,身邊都沒有人可以分享承擔。
那種心情,只有品嘗過那份寂寞的人才感受的到。

也許,也因為如此,嗚人嘴巴雖上說『討厭佐助』,但是心裡,倒沒那麼討厭佐助。

 

「不……早就不痛了……」

從沒有人這麼問過他,所有人,只看到他表面上的成績,但又有誰看的到他背後所負出的努力?

對他而言,嗚人是特別的存在。

由最初的對立,到得知嗚人身世後所引發的好奇,他一直很疑惑,為什麼在被眾人刻意的孤立嘲笑下,他還能笑著去面對所有人,這對被仇恨所束縛的他,是無法理解的。

雙眼,一直注視著嗚人,日子過的越久,對嗚人的了解更深,才知道那刻笑展現笑容下的痛苦,不知何時,那份好奇開始變質,轉變成一份深沉的愛戀。

在課業上,他是個天才,但在情感上,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笨拙的不知道該如何對嗚人表達自己的心意。

兩人之間,沉默的清洗自己的身體,沒有再交談。

浴室,除了水聲,再也聽不到其它的聲音。

 


「佐助、嗚人,衣服我放在外面了哦!」伊魯卡親切的叫喊打破了兩人之間的迷障。

「笨蛋,該起來了!」佐助沖去身上泡泡,抓走一條浴巾擦去身上的水珠。

「誰是笨蛋了!你才是笨蛋!!」嗚人氣呼呼的由浴盆中爬出來。

「別像隻狐狸一樣亂跳。」佐助將另一條浴巾丟到嗚人頭上。

「哇!!」浴巾罩住嗚人的腦袋,嗚人眼前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笨蛋佐助!咦?哈哈哈!!」抓下頭上的浴巾,嗚人重見光明,心中的氣憤在看到佐助後變成滿腔的笑意。

「笑什麼笑啊!笨蛋!」

伊魯卡的衣物鬆垮垮的掛在佐助身上,這樣的佐助,顯的有些爆笑。

「沒什麼沒什麼……呼呼呼……」嗚人笑了幾聲,拿起伊魯卡的衣物換上。

「笨蛋,連穿個衣服也穿不好。」佐助看著嗚人手忙腳亂的樣子,冷淡的道。

『嗚人真的好可愛哦……』←佐助內心的真實世界

「太長了嘛!」對嬌小的嗚人而言,面對過大的衣服似乎很難穿上。

「笨蛋!我來幫你吧!」看不過去的佐助主動接手幫嗚人穿上衣物。

「佐助。」嗚人突然認真的看著佐助的臉。

「嗯?」

「其實你人不錯哦!」

「……笨蛋。」

「誰是笨蛋了!」

「誰承認誰就是笨蛋。」

吵鬧聲中,兩人之間的感情,似乎好了那麼一點點……

打是情、罵是愛,也許就是在說這對小冤家的情況吧……

初吻落誰家-5


 

 

「嗚人!把頭髮吹乾!」伊魯卡頭疼的看著頭髮還滴著水的嗚人道。

「可是好麻煩哦……」

「沒有可是!頭髮不吹乾的話以後可是會偏頭痛的哦!」

「我知道了啦……伊魯卡老師……」嗚人低著頭接過伊魯卡遞來的乾毛巾,乖巧的將頭髮擦乾。

 

伊魯卡的叮嚀聲,嗚人不滿的低語,感覺上,他們原本就像一家人……

 

和樂的氣息,在空氣中懸浮……

 


「伊魯卡老師……」佐助有些猶豫的看著伊魯卡。

雖然沉迷於和樂的氣氛,但佐助依然沒忘掉自己最終的目的。 

「嗯?」伊魯卡微笑的看著佐助。

「我……」不行,還是問不出口。 

「伊魯卡老師~你的初吻對象是誰啊?」就在佐助猶豫時,嗚人突然毛躁的撲上伊魯卡的背上。

  

『咦?嗚人為什麼也……』佐助訝異的想著,目光轉向一旁的小卡。

 

 小卡那雙美麗的眼中有著異樣的專注……和殺氣?一點也沒有因提出者不同而有一點訝異。

 

 『果然卡卡西老師不只要一個人去問伊魯卡『初吻』的問題。』佐助在心中嘆息,看來卡卡西老師真的很在意伊魯卡老師的初吻是被誰奪走的。

 

「咦?嗚人?怎麼會突然……」伊魯卡有些訝異的看著一臉好奇的嗚人。

「老師~老師~告訴我嘛~」嗚人拉著長長的音調,抱著伊魯卡撒嬌。

「這……好吧……」對小孩子最沒抵抗力的伊魯卡老師很快就投降了。

「耶~老師最好了!」嗚人高興的大叫。

 

『太好了!一樂的拉麵有著落了!』嗚人在心中興奮的大叫,看來只要扯上拉麵,嗚人的記憶力就會變的特別好。

 

 

 


伊魯卡揉揉嗚人的亂髮,眼中有著濃濃的思慕之情。

 

「小時後,我因為無法接受失去雙親的事實,曾經將自我封閉起來……」

「對不起……」嗚人愧疚的低下頭。

「傻孩子,不錯你的錯啊。」伊魯卡拍拍嗚人的背脊,溫柔的安慰嗚人。

「那時,我不吃不喝不睡,還是三代火影看不下去,親自來找我……」

「咦咦咦?那個老頭子?」

 

「嗚人!不可以對三代火影那麼不禮貌!不過……當時我曾那麼叫過三代目哦!」伊魯卡失笑的道。

「咦咦?伊魯卡老師也會……」嗚人很難想像正經的伊魯卡老師指著三代目的臉大叫『老頭子』的樣子。

 

「要不是當初三代目將我罵醒,我可能還縮在角落自哀自憐呢……」伊魯卡臉上浮現對三代目的感激。

 

「我只記得那時後我不停的哭泣,像是想將所有的悲傷全都發泄出來一般,而三代目也很溫柔的抱著哭泣的我……」

那是雙親過逝後,他第一次感受到,原來,他並沒有被所有人捨棄,還是有人在暗處默默的關心他,給予他溫暖。

 

「後來,在我哭累的時後,三代目突然親我一下……告訴我說:『你並不是一人,對我而言,村中所有的人都如同我的孩子一般……』」 

那時,三代目的語氣好溫柔也好悲傷,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他一直以為,三代目很嚴肅,嚴肅的幾近殘忍,因為,在那場浩劫中,三代目冷靜的指揮著陷入火海的村落,堅毅的表情,感受不到一絲動搖,在浩劫過後,三代目也保持以往的冷靜,接手村子裡的大小事務,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現在,他才明白,因為,三代目是村民們的支柱,就算心在泣血,也不能將脆弱表現在臉上,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三代目心中那股深沉的悲傷與痛苦。

 

 

「伊魯卡老師……你的初吻對象該不會就是……」嗚人滿臉黑線的跌倒在地。

「三代火影?!」佐助也掩不住臉上的訝異。

「很奇怪嗎?」伊魯卡抓著頭髮,臉上有著不解。

「被滿臉皺紋的怪老頭親吻不奇怪嗎?」嗚人在一旁怪叫。

「三代目就像我的父親一樣!那個吻只是安慰的吻而已!」伊魯卡皺著眉,不明白嗚人和佐助為何都表現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嗚人和佐助同時陷入沉默。

 

「時間也不早了……早點睡吧……咦?小卡呢?」伊魯卡將佐助和嗚人趕到房間睡覺後,在客廳左右張望,就是找不到那隻老是黏著他的大貓。

 

 

 

 

三代火影的家-

 

『叩叩叩!』

 

急促的敲門聲不停傳來。

 

「真是的……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來拜訪呢?」三代目慢慢的跺步到大門,但打開大門,卻不見人影。

 

「奇怪……是惡作劇嗎?」三代目抓抓頭,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語,冷不防的,腳好像踢到什麼東西。

 

「咦?包裹?怎麼會有包裹呢?」三代目東張西望,就是看不到人影,在包裹上摸索片刻,由裡頭找到了一封信。

 

 

『三代火影~vvv

我是您忠實的愛慕者~vvv

裡頭的茶葉和羊羹是我送給您的禮物哦~

一定要品嘗哦~

 

                                                        愛慕您的人       筆』

 

 

「唉啊!沒想到我年紀一大把了還有愛慕者啊!呵呵呵!正好當消夜吃。」三代目得意的笑了幾聲,拿著包裹走入房中。

 

將茶葉放入常用的杯子中,加入熱水,不久,茶葉特有的香氣飄散整個房中。 

拆去羊羹的包裝,將透明感十足的羊羹放在小盤子上。 

三代目毫無戒心的享用著消夜……

 

不久,三代目突然口吐白沫的倒在房中昏迷不醒。

屋頂上,一抹銀光快速消失。

 

 

 

 

伊魯卡家-

 

「小卡,你跑到哪裡去了?我擔心死了……咦?怎麼弄的全身髒兮兮的呢?真是的……我幫你洗個澡吧……」伊魯卡皺著眉看著腳上沾上泥土的小卡,抱起小卡,往浴室中走去。

 

「喵……」小卡縮在伊魯卡懷中,眼中閃著異樣的光彩。

 

 

 

 

學校-

 

「聽說三代目住院了耶!」嗚人抓著頭有些不解,三代目身體不是一向很好嗎?怎麼會突然進醫院去了呢? 

「聽說好像是食物中毒……」小櫻說出今天才剛打聽出來的八卦。 

「卡卡西老師,今天你的心情好像特別好。」佐助懷疑的眼神在卡卡西身上飄來飄去。 

「呵呵……嗚人,伊魯卡老師人呢?」 

「伊魯卡老師今天請假……好像到醫院去照顧三代火影……」嗚人突然閉嘴,不明白為什麼卡卡西老師會一臉憤怒。

 「今天自習。」 

卡卡西拋下這句話,就消失在空氣中了。

 

「我……說錯了什麼了嗎?」嗚人一臉無辜的看著空氣自言自語。

 

 

 

 

醫院-

 

「伊魯卡……真是麻煩你了……」三代目一臉蒼白的躺在病床上。 

「沒關係,這是我該做的。」伊魯卡微笑以對,為三代目拉好被子。

 

『可惡!難道是藥效不夠強嗎?』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在天花板窺視。

 

「三代目,您就好好的休養吧……有時間我再來看您。」

「也好,不然一個人在醫院裡也滿寂寞的。」

 

就在伊魯卡離開不久後,卡卡西突然出現在三代目面前。

 

「卡卡西?」三代目有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特別上忍。 

「三代火影……」卡卡西步步逼近。 

「你、你想做什麼?」三代目整個人靠在床頭,有些緊張的問。 

「考不考慮換個好地方養病呢?」出乎意料之外,卡卡西露出和氣的微笑。 

「咦?」三代目張大嘴,一時反應不過來。 

「風景優美、美女如雲的好地方哦~」卡卡西嘴角露出邪笑,特意拉長語調,活像個奸商似的。 

「條件呢?」會突然這麼說一定有什麼企圖。 

「不要讓伊魯卡知道你人在哪裡,你愛養病多久就多久,如何?」隔離掉這個在伊魯卡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長者的話,他的戀愛之路會走的更平順,而且,他是個自私的人,絕對無法忍受伊魯卡心中除了他還有別人。 

「這樣做你有什麼好處?」三代目懷疑的看著卡卡西。 

「這樣伊魯卡老師就是我一個人的啦~vvv」卡卡西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像是陷入無邊的幻想世界。 

「你們的關係該不會就和我想的一樣吧?」三代目瞇著眼打量卡卡西,以前就覺得卡卡西好像有事沒事就出現在伊魯卡身邊,有幾次打算幫伊魯卡相親,但他擬好的對象總是在相親的前一天出事,該不會也是這傢伙搞的鬼吧? 

「沒錯!」卡卡西信心十足的道。 

「該不會陷害我食物中毒的也是你吧?」三代目懷疑的看著卡卡西。

「呵呵……」卡卡西笑了兩聲沒有回答。 

「算了……伊魯卡是個好孩子,你要好好對待人家啊。」 

「當然!」伊魯卡可是他未來的『老婆』說。 

「還有……」 

「你想阻止我嗎?」卡卡西緊張了起來。 

「不,結婚(?)時記得請我當證婚人哦!」三代目的語氣宛如在嫁(?)女兒般。 

「當然!那麼……」 

「成交!」

 

 

 

 

伊魯卡家-

 

「小卡……三代目怎麼會突然轉院呢?」伊魯卡憂心的對著小卡道。

 

「喵~」小卡無辜的看著伊魯卡。

 

「而且轉院也不告訴我轉到哪裡去……算了,也許三代目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遠方,某小島-

 

「天堂啊……這真是天堂啊!」三代目躺在沙灘椅上,喝著新鮮的果汁滿足嘆息。

 

眼前,是一片碧海藍天,點綴其中的,是穿著各式比基尼泳裝的惹火美女。

 

 

 

 

伊魯卡家浴室-

 

「卡卡西老師!為什麼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伊魯卡老師!我們一起洗澡吧~vvvv」 

「你給我滾出去##」
 

 


初吻的事件告一段落,但伊魯卡老師最大的危機似乎剛開始…… 

 

 

數天後…… 

根據三人小組的觀察,在伊魯卡老師的脖子上發現不明的紅色斑點,而卡卡西老師的臉頰似乎腫了一大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恐怕只有當事的兩人才知道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